化工企业恒光股份IPO:突击分红4800万 生产超安全许可一年三被罚

氯碱工业是最基本的化学工业之一,产品广泛应用于化学工业、轻工业、纺织工业以及冶金工业等多领域。

作为湖南省及周边地区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化工企业之一,湖光恒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谋求登陆创业板,拟募资超过6亿元。

与恒光股份起伏不定的净利润相比,6亿元的募资金额超过其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总和。上述报告期间,恒光股份合计实现净利润2.9亿元。大手笔募资的背后,恒光股份过去数年间连年巨额分红,大股东借此已获利颇丰。

产量超出安全生产许可

招股书显示,恒光股份主要从事硫、氯化工产品链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围绕氯化合物和硫化合物向下游精细化工产品延伸,逐步形成以硫化工、氯化工产品链为主线的产品布局。

氯化工产品链在恒光股份营收中占据主导地位。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恒光股份分别实现营收4.56亿元、6.53亿元以及6.04亿元,其中氯化工产品链实现的营收分别为3.14亿元、4.02亿元和4.15亿元,占比分别为68.74%、61.48%和68.73%,占整体营收比重一直超过六成。

化工产业,也是典型的周期性产业,这一点,不仅在恒光股份营收变动中有所体现,在其净利润中体现的更为明显。上述2017年至2019年,恒光股份同期实现的净利润金额分别为6270.95万元、1.31亿元以及9993.48万元,起伏跌宕。

需要注意的是,净利润整体向好变动的背后,与恒光股份的“冒险”有关。招股书披露,在报告期内,恒光股份经环评批复的烧碱产能为10万吨/年,经安全生产监管部门核定的烧碱产能为9.375万吨/年,其中在2018年和2019年,恒光股份的烧碱产量分别为9.81万吨和10.21万吨,两年度均超出了核定产能。

2020年4月,湖南怀化市洪江区应急管理局出具的《证明》显示,恒光股份在2018年和2019年的氢氧化钠实际产量,超出《安全生产许可证》的许可范围。

同样地,在2018年,恒光股份存在氯酸钠产品超批复产能生产的情形,彼时恒光股份该产品实际产量为50395吨,超出经环评批复和安全生产监管部门核定的产能50000吨/年。

化工企业恒光股份IPO:突击分红4800万 生产超安全许可一年三被罚

恒光股份超出安全许可生产的情况,并未杜绝

值得关注的是,恒光股份超出安全许可生产的情况,在2020年仍在持续。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恒光股份烧碱产能利用率达到102.45%,产量51224吨,高出同期的设计产能50000吨。

超许可生产的背后,恒光股份接连遭到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处罚。2019年4月15日,怀化市洪江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恒光股份作出行政处罚,因存在未经审批动火作业、隐患排查治理情况未向从业人员进行通报以及特种作业人员无培训记录等行为,恒光股份被罚3.8万元,公司实控人之一的胡建新被罚5000元。

同一个月,2019年4月30日,恒光股份再度被罚,因存在氯酸钠生产部尾气岗位,在有含危险物料的设备、管道上实施吊装作业未制定详细吊装方案的行为,怀化市应急管理局对其处以罚款2.8万元。

一年后的2020年4月24日,恒光股份因未按规定向区应急管理部门报告氯气泄漏涉险事故信息,被罚7.5万元。

一年三罚,或可见恒光股份的“冒险”冲动,而这些以安全为对价的冒险,最终换来了实控人们的资本欢宴。

4年连续分红超过1亿元

恒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足足有8位。

招股书披露,本次发行前,曹立祥、李正蛟、梁玉香、胡建新、贺志旺、陈建国、陈朝舜及李勇全八人组成的一致行动人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上述八人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合计控制公司 65.08%的股权;其中,曹立祥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虽然净利润起伏颇大,恒光股份仍打算募集资金6.2亿元,除6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将主要投向两大精细化工新材料项目建设,分别是5.5万吨精细化工新材料生产线建设项目与13.3万吨精细化工新材料及配套产品建设项目,后两项的投入分别为1.54亿元和4.06亿元。

除此之外,恒光股份还曾因销售数据差异被质疑。根据恒光股份招股书披露,“湖南久日新材料有限公司”连同其子公司“张家界久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系恒光股份2018年第三大客户,恒光股份对其销售金额3990万元。

进一步追溯,湖南久日新材料有限公司是天津久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根据久日新材招股书比对,恒光股份在2018年以3515.87万元的采购额成为久日新材的第三大供应商。

对比之下,久日新材披露的3515.87万元采购,与恒光股份对久日新材子公司销售的3990万元,差额超过400万元。

化工企业恒光股份IPO:突击分红4800万 生产超安全许可一年三被罚

恒光股份曾被国家统计局湖南调查总队作出行政处罚

金额数百万元的差异,或许值得投资者重视。而在财务数据上,恒光股份更在2020年被统计部门处罚。

据国家统计局湖南调查总队主办的湖南国调信息网披露,2020年6月4日,恒光股份因未按规定设置原始记录统计台账,被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处罚公示期长达一年。

化工企业恒光股份IPO:突击分红4800万 生产超安全许可一年三被罚

长年分红的恒光股份,上市前分红金额持续加码

处罚归处罚,恒光股份的分红步调不变。招股书披露,自2008年12月成立以来,除2009年、2010年、2016年外,其余年度恒光股份均进行了现金分红。2017年以来,恒光股份的现金分红金额持续加码。

2017年4月,恒光股份分红1000万;2018年5月,分红2000万;2019年5月,分红3200万;而在2020年5月,分红金额达到创记录的4800万元,此时距离其首次提交创业板招股书申报稿仅仅还有2个月。

按此,4年时间里,恒光股份分红金额高达1.1亿元,简要按实控人65%股权测算,8位实控人获得的分红高达7150万元。一边大笔分红,一边大笔募资,恒光股份的如意算盘,结果将待检验。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