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跨界黄金 “铁帽子王”退市秋林落幕

投资研报

【超级大单】章盟主全面出击医美!“制造”两股涨停

【机构调仓】葛兰等共同做多1股!董承非新买入了这只股

【硬核研报】智能耳机用户习惯已培育成熟!渗透加速,未来3年出货量将保持50%以上增速!供应链重塑背景下,这些消费电子龙头值得关注

【主力资金】三机构买4.5亿洋河!四机构买2.2亿中公

来源:北京商报

作为一家东北百年老字号,退市秋林可谓家喻户晓,更是一度被视为哈尔滨的“城市名片”。但在资本市场走过25个年头之后,退市秋林要和A股投资者说再见了。根据安排,4月30日是退市秋林的最后一个退市整理期,届时公司的A股之旅将正式画上句号。回溯退市秋林的发展历程,公司以商业百货起家,但在2015年公司通过并购方式跨界了黄金、珠宝业务,这也成为了公司走向退市的导火索。目前,退市秋林还处于被立案调查阶段,公司早在2019年5月便收到了立案调查通知书,但上述调查结果至今仍未落地。

最后一个交易日

4月30日是退市秋林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据了解,退市秋林在3月19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4月29日,公司已历经29个交易日,这也意味着4月30日是公司的最后一个退市整理期。交易行情显示,退市秋林4月29日平开,全天保持震荡走势,截至当日收盘,最终报0.42元/股,跌幅4.55%,成交金额582万元,总市值仅2.59亿元。

退市秋林此番退市触发的是财务类退市标准。具体来看,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8年、2019年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退市秋林自2020年3月18日起被暂停上市。今年2月23日,退市秋林对外披露了公司2020年成绩单,但仍不理想,报告期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5.82亿元,期末净资产为-22.14亿元,并且大信会计师事务所还对公司2020年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因此,退市秋林的上述财务情况已经触及终止上市情形,被上交所终止上市。

资料显示,退市秋林是一家百年老字号,也是A股的老牌企业,早在1996年便登陆资本市场,是黑龙江省首家商业上市公司。但退市秋林近年来的表现却难言乐观,由于常年“戴帽”,公司还被股民戏称为A股“铁帽子王”。

另外,经Wind统计,在退市秋林上市的25年间,公司有7年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6年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3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审计意见是审计人员对审查结果的看法和所持态度,其中“标准无保留意见”说明审计师认为公司财报公允反映了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其余意见都表示对公司财报存有疑虑,这种情况下,投资者要对公司提高警惕。

黄金板块全面溃败

回溯退市秋林历史,公司以商业百货起家,在2015年布局黄金、珠宝业务,但未曾料到给公司埋下了大雷。

2015年,退市秋林作价13.58亿元收购了深圳市金桔莱黄金珠宝首饰有限公司100%股权,上市公司在原有主营业务秋林百货零售、秋林食品生产与销售基础上,新增黄金制品、珠宝首饰的设计、加工和批发业务,这也成为了退市秋林新的利润增长点。

收购完成当年,退市秋林业绩也出现大幅增长。跨界黄金、珠宝业务后,退市秋林的黑天鹅发生在2019年。

2019年初,退市秋林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双双被曝失联,而由李亚、李建新直接分管的黄金板块出现存货及大量应收账款无法核实的重大问题,这是导致公司2018年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主要原因,而在2019年上述情形仍未解决,退市秋林再度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上述事项也让退市秋林陷入了危机,由于黄金事业部所属各公司存货不实及其他应收款无法收回等情况,导致上市公司无力兑付“18秋林01”债券利息,公司“16秋林01”及“16秋林02”两期债券构成违约。

据退市秋林2020年年报,公司黄金事业部下辖各公司经营仍处于停滞状态,鉴于深圳金桔莱、秋林珠宝经营有限公司等企业已严重资不抵债且已停业,至今无法正常经营,公司已申请对上述控股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目前深圳市公安局正在对相关公司涉及的经济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因此公司尚未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针对相关问题,退市秋林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公司将继续依法着力于解决黄金板块的历史遗留问题,另一方面将继续深耕在百货和食品业务方向的发展。

已被立案调查两年

目前退市秋林还处于被立案调查阶段,且已被调查两年,但仍未收到罚单。

由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退市秋林在2019年5月收到了证监会下发的立案调查通知书,但截至目前,上述调查仍在进行中,退市秋林尚未收到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经北京商报记者梳理,2019年6月之前被立案调查,但至今尚未收到罚单的上市公司寥寥无几。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记者表示,目前证监会的罚单速度已经越来越快,调查仅半年罚单就落地的情况也不少。“立案调查时间长,可能是上市公司违法违规情节较为严重,环节较为繁琐。”许小恒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ST斯太被重大违法强制退市一事就引发市场极大关注。由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斯太早在2019年6月被立案调查,之后证监会在今年3月31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称*ST斯太触及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目前,退市秋林也对外披露了公司2021年一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935.56万元,同比下降1.23%;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3935.57万元,同比下降1.33%。

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传统实体百货业面临诸多冲击和挑战,并且电商、新零售业务随着技术成熟和不断发展,与实体百货业在市场、客流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未来转入老三板后,如何提高市场竞争力,实现扭亏是退市秋林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董亮马换换

祸起跨界黄金 “铁帽子王”退市秋林落幕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