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储备托市政策点评

摘要:

按照猪粮比预警机制,全国层面来看尚未达到启动收储的条件。但局部地区来看,5月初开始,四川、贵州、重庆、新疆地区猪粮比已经低于6:1,持续时间长达一个月,符合二级预警机制情形;而6月四川、重庆、云南、贵州、甘肃、重庆、新疆、湖南、湖北地区猪粮比更是已经低于5:1,实际已经达到一级预警区域。这些省市大部分属于西南地区,最新数据显示,西南地区生猪均价已经跌破15元/公斤,作为主要销区,其价格已经与北方产区明显倒挂,供需失衡格局明显。

回顾2009年至今我国历次猪肉收储的操作,国家都是在猪价低于养殖平衡点的关键时刻,果断采取中央冻猪肉收储预警预案,希望能够力挽狂澜。然而,猪肉的收储量占国内猪肉产量的比例极低,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猪肉的供需结构,更多是影响市场预期,短期减缓价格波动的幅度。近年来几次收储的时间点正好与5-6月季节性反弹的时间点重合,故不能由此断定猪价止跌反弹是由于收储政策的刺激。从当前生猪的基本面来看,短期仍然是肥猪出栏导致供过于求的局面为主导,这一点很难因为这一政策预期迅速被扭转,因此猪价偏弱运行态势或将延续。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猪周期下半场还远未结束,当前价格下,低效三元母猪配种逐渐停止,但二元后备母猪转能繁仍在持续,未来母猪存栏增速或有所放缓但仍保持正增长,因此后期产能释放压力依然较大。猪肉收储政策托底将有助于对下行周期能够产生一定减震的作用,但决定价格走势的核心力量是供需形势。策略方面,我们继续维持此前的观点,期现价格维持正向波动,短期市场仍然在交易现货弱现实与盘面高升水,政策性利好兑现前市场影响较为有限,盘面仍然存在调整空间,谨慎投资者应当等待现货市场肥猪出清、供需格局真正好转后再进行操作。

正文

一、政策解读

近期猪肉价格持续下跌,整个生猪和猪肉市场都受到明显冲击。政府猪肉储备是重要民生商品储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做好生猪和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的重要政策工具。6月9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本次《预案》的提出,能够更好发挥政府猪肉储备调节作用,有效缓解生猪和猪肉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促进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实际上,在2009年,经国务院批准,发改委就会同有关部门发布了《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充分发挥政府猪肉储备调节作用,并根据形势变化于2012年和2015年两次进行修订,形成了《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与2015年预案相比,《预案》对预警指标和区间、储备分类和规模、储备调节机制等核心内容作了修改完善。

一是丰富预警指标。“猪粮比价”指标是直观反映生猪养殖成本收益对比关系的重要指标,广受生猪养殖业关注,《预案》继续沿用了这一指标。与此同时,《预案》增加了两个指标:一是“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化率”,该指标能够显著提高风险预警和储备调节工作的前瞻性;二是增加了“36个大中城市精瘦肉平均零售价格”指标,该指标更贴近消费者感受,在猪肉价格过度上涨时能够及时作出预警和响应。

二是调整预警区间。《预案》区分生猪价格过度下跌和过度上涨两种情形,设立了三级预警区间。其中,根据近年来养殖成本收益变化情况,将生猪养殖盈亏平衡点对应的猪粮比价由此前的5.5∶1~5.8∶1提高到7∶1,当猪粮比价处在7∶1~9∶1时不进行预警,为市场自发调整留有充足空间。

三是分类设置储备。《预案》依据政府猪肉储备的不同功能定位,分设了常规储备和临时储备。国家层面常规储备主要用于满足市场调控和应急投放需要。临时储备是结合此轮调控实践、积极借鉴其他有关重要商品储备建设经验提出的,主要是在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产能大幅下降时进行收储,以稳定生产预期,实现有效“托市”稳产能。同时,储备规模较以往有了大幅提升,调控能力明显增强。

四是完善工作机制。《预案》对本轮猪肉市场调控工作中创新采取的部门会商机制予以巩固,将能够有效提升部门沟通及决策效率。《预案》结合本轮调控实践经验,对地方政府猪肉储备规模、收储机制等相关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将能够有效提升央地联动、区域联动合力。按照非洲猪瘟疫情分区防控机制划定的区域设置,区域内任一省份启动临时储备收储时,其他省份应同步启动收储。必要时,中央可督促有关地方启动收储。

猪肉储备托市政策点评

二、政策背景:传统猪粮比指标失效

猪粮比,即生猪价格和作为生猪主要饲料的玉米价格的比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猪粮比被认为是衡量生猪养殖盈亏的一个重要指标。猪粮比在5.5:1时,生猪养殖基本处于盈亏平衡点,而猪粮比越高,则说明生猪养殖的利润越好,反之则越差。生产成本是构成猪价的基本要素,也是生猪定价的重要基础,而在生产成本中,饲料成本占到了总养殖成本的6成以上,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粮食的产量和价格对生猪生产的数量和价格有着直接重要影响,所以“猪粮比”这个规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普遍适用。

2019年之后,生猪产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通过传统的猪粮比波动观察行业利润状态,从而调整养殖规模已经不合时宜了。实际上早在今年4月初,猪粮比还高达8:1时,外购仔猪育肥就已经陷入大面积亏损的状态。4月外购仔猪平均出栏成本为27.2元/公斤,而生猪全国均价为23.3元/公斤,头均亏损400-500元。

伴随饲料成本、仔猪价格、以及非瘟后防疫及人工成本同步大幅上涨,补栏成本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饲料成本方面,截止至6月9日当周,全国玉米均价高达2822.9元/吨,较19年同期上涨了50.5%,全国豆粕均价高达3630元/吨,较19年同期上涨了23.1%,育肥猪配合饲料均价为3.45元/公斤,较19年同期上涨33.7%。如果全程猪料比按3:1计算,则仔猪从20公斤增重到120公斤所需要的饲料成本大概增加260元/头即2.2元/公斤。仔猪价格方面,过去生猪养殖主要是自繁自育,很少有外购仔猪的情况,自从非瘟事件以后,生猪产能大幅下降,猪价一路飙升,许多人看到了养猪的巨大红利,于是纷纷进入市场购买仔猪进行育肥养殖,2020年仔猪价格一度高达2000元/头。尽管今年二季度以来,伴随生猪产能的复苏,仔猪价格出现迅速回落,但对于半年前高价购买仔猪育肥的养殖户来说,出栏仍然亏损超千元。饲料成本居高不下,其他成本也在增加,这就造成了“猪粮比”在过去被认为的合理区间内的时候养殖户仍然出现了亏损。

猪肉储备托市政策点评

三、行业影响

从本轮猪周期价格的运行趋势看,猪价上涨开始于2018年年中,突如其来的非洲猪瘟肆虐中国,重挫生猪产业。一时之间,国内生猪数量锐减,猪肉价格一路上涨,进入新一轮的猪周期。到2019年10月,全国生猪价格从10元/公斤一路上涨至40元/公斤,随后基本在25元至38元/公斤之间宽幅震荡。今年二季度以来,伴随生猪产能稳步恢复,猪价迅速高位回落,全国生猪价格从1月的36元/公斤下跌至本月的15元/公斤,累计跌幅超过50%。

按照猪粮比预警机制,全国层面来看尚未达到启动收储的条件。但局部地区来看,5月初开始,四川、贵州、重庆、新疆地区猪粮比已经低于6:1,持续时间长达一个月,符合二级预警机制情形;而6月四川、重庆、云南、贵州、甘肃、重庆、新疆、湖南、湖北地区猪粮比更是已经低于5:1,实际已经达到一级预警区域。这些省市大部分属于西南地区,最新数据显示,西南地区生猪均价已经跌破15元/公斤,作为主要销区,其价格已经与北方产区明显倒挂,供需失衡格局明显。

回顾2009年至今我国历次猪肉收储的操作,国家都是在猪价低于养殖平衡点的关键时刻,果断采取中央冻猪肉收储预警预案,希望能够力挽狂澜。然而,猪肉的收储量占国内猪肉产量的比例极低,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猪肉的供需结构,更多是影响市场预期,短期减缓价格波动的幅度。近年来几次收储的时间点正好与5-6月季节性反弹的时间点重合,故不能由此断定猪价止跌反弹是由于收储政策的刺激。从当前生猪的基本面来看,短期仍然是肥猪出栏导致供过于求的局面为主导,这一点很难因为这一政策预期迅速被扭转,因此猪价偏弱运行态势或将延续。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猪周期下半场还远未结束,当前价格下,低效三元母猪配种逐渐停止,但二元后备母猪转能繁仍在持续,未来母猪存栏增速或有所放缓但仍保持正增长,因此后期产能释放压力依然较大。猪肉收储政策托底将有助于对下行周期能够产生一定减震的作用,但决定价格走势的核心力量是供需形势。策略方面,我们继续维持此前的观点,期现价格维持正向波动,短期市场仍然在交易现货弱现实与盘面高升水,政策性利好兑现前市场影响较为有限,盘面仍然存在调整空间,谨慎投资者应当等待现货市场肥猪出清、供需格局真正好转后再进行操作。

猪肉储备托市政策点评猪肉储备托市政策点评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