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信贷社融超预期 七月只是第一个降准窗口期?

原标题:6月信贷、社融超预期,7月只是第一个降准窗口期?

三季度有必要全面降准1-2次,下调准备金率0.5-1.0个百分点,7月就是第一个降准窗口期。

国内经济延续良好复苏态势,6月M2、信贷和社融数据表现强劲,整体好于市场预期。

7月9日,央行发布半年度金融数据。数据显示,6月,M2同比增长8.6%,新增人民币贷款2.12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新增3.6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008亿元。

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6月金融数据反映出国内经济延续良好复苏态势,融资结构表现理想,显示目前货币政策保持合理适度,实体经济整体感到“舒适”。因此,央行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基调,更加注重结构性调整,引导金融机构支持小微民营企业、制造业部门。

信贷超预期增长,新增社融好于预期

央行数据显示,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76万亿元,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12万亿元,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分别多增6200亿元和3100亿元,超出预期。

从结构上看,企业贷款新增较多,贡献了主要多增部分。分部门看,住户贷款增加4.58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15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43万亿元;企业单位贷款增加8.37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23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6.62万亿元。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企业短期和中长期信贷均有所改善,既可能由于信贷需求旺盛,也可能由于年中时点来临,银行加大了资产投放力度。

周茂华认为,企业长期贷款保持增长,反映企业对经济复苏前景继续保持乐观。

表内贷款多增也成为社融多增的主要贡献来源。

数据显示,初步统计,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01.56万亿元,同比增长11%;2021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7.7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13万亿元,比2019年同期多3.12万亿元。其中,6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6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00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三项表外融资均呈现回落态势。

上半年,委托贷款减少1145亿元,同比少减1161亿元;信托贷款减少7239亿元,同比多减5944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53亿元,同比多减3916亿元。

“这表明对防风险、影子银行、表外业务的监管持续发挥效果。”温彬称。

M1创新低、M2增速回升

M2增速的回升幅度略超市场预期。

6月末,广义货币余额231.78万亿元,同比增长8.6%,增速比上月末高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2.5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余额63.75万亿元,同比增长5.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6个和1个百分点。

“受去年同期基数较高和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影响,今年以来,M2增速回落较快,市场形成了紧货币的预期。”温彬认为,6月M2回升对前期低点有所修复,符合M2增速与名义GDP基本匹配的要求。而信贷派生能力的增强是M2回升的主要原因。

不过,M1创新低与M2明显背离。6月,M1较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至5.5%、创14个月以来新低。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认为,M1回落与企业活期存款减少有关;而M2回升,与企业定期存款、非银存款明显增多等有关,可能指向企业需求恢复偏弱、同业派生较多。

货币政策适度偏松必要性上升

6月货币、信贷、社融的全面超预期增长,体现了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加大。

7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7月9日,央行发布公告,于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中国货币政策适时适度的调整,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在外部压力和内部压力并存的复杂背景下,在稳增长、控通胀、防风险和促改革之间谋求一个动态的优化平衡。”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称。

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当前经济金融运行仍需货币政策支持,全面降准迫在眉睫。下半年,经济增速稳步趋缓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货币政策适度偏松的必要性上升。

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下半年以来,商业银行余额存贷比一直保持上升趋势,今年一季度创出77.15%的历史新高,超过了一般认可的75%警戒线。5月末行业存贷比已经达到82.32%。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一季度末存贷比分别为75.73%、74.24%、83.63%、80.71%和89.08%,后三家均已超过80%;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一季度末存贷比则普遍超过90%,部分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存贷比甚至超过100%。

基于此,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认为,商业银行在我国金融系统中居于主导地位,其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至关重要。如果上述局面不能及时得到改善,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的效能很可能大打折扣。全面降准对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十分有必要,也很迫切。

连平认为,三季度有必要全面降准1~2次,下调准备金率0.5~1.0个百分点,累计释放长期可用资金约1.1万亿~2.2万亿元,而7月就是第一个降准窗口期。

程实表示,从内部坏境看,下半年中国经济面临“一上一下”的压力,即经济增长速度向下和通胀影响向上,货币政策以“松紧搭配”进行针对性应对,基准利率和流动性总闸口不松,不搞大水漫灌。

温彬预计,下半年金融将对实体经济形成更大力度的支持,M2和社融增速或有所改善,与名义经济增长水平基本匹配。

六月信贷社融超预期 七月只是第一个降准窗口期?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