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能源格局重塑 “欧佩克+”面临内外双重挑战

SHPGX导读:近日,“欧佩克”、“OPEC+”因未能就下一步生产规模达成一致而引发关注。近年来,该联盟内部矛盾不断、凝聚力减弱,各方博弈也造成国际油价的剧烈波动。7月7日,《金融时报》发表文章表示,内部矛盾并不是OPEC+面临的唯一难题,未来受全球气候变化、新技术的发展等因素的影响,能源格局将会发生显著变化。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显著降低,将成为OPEC+面临的另一长期挑战。

近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及其产油盟国组成的“OPEC+”因未能就下一步生产规模达成一致而登上了各大新闻的头条。此前,市场普遍预期该组织将在本月的会议上宣布增产,但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间争端加剧最终导致了增产协议的搁浅。事实上,这并不是OPEC+内部首次就产量产生分歧。近年来,该联盟内部矛盾不断、凝聚力减弱,各方博弈也造成国际油价的剧烈波动。去年俄罗斯与沙特的“价格战”就曾使国际油价下跌逾30%。但内部矛盾并不是OPEC+面临的唯一难题,未来受全球气候变化、新技术的发展等因素的影响,能源格局将会发生显著变化。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显著降低,将成为OPEC+面临的另一长期挑战。

内部挑战:各国减产问题存在分歧

由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之间在减产问题上存在分歧,导致OPEC+取消了原定周一举行的会议。不仅如此,OPEC秘书长巴尔金都在声明中称,该联盟未能就下次会议时间达成共识。去年年底,两国也曾因石油政策产生摩擦,阿联酋甚至萌生了退出该联盟的想法,不过双方最终休战。但这一次的分歧更大,以至于未能就下次会议召开日期达成一致。此次会谈破裂未能达成协议,最直接的影响是OPEC+不会像市场此前预期的那样在8月份增产,这意味着在全球经济复苏之际将面临原油供应紧张的局面。

随着全球经济的重启,今年以来,OPEC+已经开始逐步恢复在疫情初期大幅削减的原油供应。该联盟决定在5月至7月增加约200万桶/日的石油供应。该组织面临的问题是,未来几个月要不要进一步加大增产量。此前,市场预期OPEC+在此次会议上将达成协议,在今年8月至12月每月增产40万桶/日、年底达到增产200万桶/日,但阿联酋突然反悔,要求上调该国减产时依据的原油基线,允许其额外生产70万桶/日,这导致了谈判的破裂。瑞银大宗商品分析师乔瓦尼·斯托诺瓦表示,任何调整生产配额的请求都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其他OPEC+成员国也可能要求进行类似调整。“你可以妥协第一次就可以有第二三四次。内部分歧意味着OPEC+分崩离析不远了。”

事实上,分歧已经成为该联盟近年来的常态。OPEC是由14个横跨欧亚非大陆富油国家组成的,再加上俄罗斯等非OPEC国家,多国的聚合效应使得OPEC+在过去很长时间内牢牢掌握住了国际原油市场话语权,但各国的经济和原油产量差异也带来了“同床异梦”的内部问题。在两次减产过程中,沙特都是减产力度最大、减产率最高的国家,可以说,OPEC+整体减产率的高低,与沙特的减产力度关系最大。因此,沙特希望维持当前产量部分以保证疫情后脆弱的供需平衡和相对较高的油价,但俄罗斯、阿联酋等国则希望进一步增产,以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和经济效益。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美国页岩油的崛起也加剧了这种内部矛盾。近年来,美国原油在全球市场所占份额正在迅速提升,国际石油秩序已经被打破。得益于页岩油产量的大幅增加,在成功转型为能源出口国之后,美国在2018年一跃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此消彼长下,OPEC+的市场份额被迫削减。OPEC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该组织2019年市场份额已从2018年的约33%降至31%。市场份额不断被挤压,也导致了产油联盟内部的不满,各国间离心力渐长。

外部挑战:能源转型加速 化石能源需求面临削减

到目前为止,以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为代表的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主体地位仍不可撼动,但其内部结构却在不断发生变化。进入20世纪以后,石油取代了煤炭成为最主要的能源,中东产油大国也迎来了黄金时代。然而,石油虽然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量最高,但其比重在1973年达到峰值(占比48.7%)后逐年降低,同时较为高效和清洁的天然气所占份额不断提升。眼下,随着可再生能源加入战局,这一格局将会经历又一次重塑。

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在过去几十年间一直稳步增加。国际可再生能源署发布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数据2021》报告称,202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到2799吉瓦,较2019年增长10.3%;新增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超过260吉瓦。在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得到控制的背景下,仍交出如此亮眼的成绩单,与各国政府纷纷制定出台减少碳排放政策密切关系。

可持续发展和绿色经济复苏正在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截至2020年11月,全球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明确了碳中和时间表,合计碳排放量约占全球的一半。而达成这一目标的主要举措就是发展新能源、绿氢产业和绿色建筑。同时削减传统化石燃料的使用,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新增传统能源装机容量从2019年的64吉瓦降至60吉瓦。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等国首次见证了以碳氢化合物为基础的发电设施的退役。受此影响,尽管短期内化石能源作为主导能源的地位不会改变,未来能源结构或将会发生显著变化。化石能源所占比重将不断下降,同时可再生能源的比重不断上升。由于新技术的发展,天然气的开发成本越来越低,且作为一种清洁、低碳的燃料,将与石油展开正面竞争。根据国际能源署的预测,由于减少空气污染举措的推动,到2030年天然气或将取代煤炭,成为仅次于石油的全球第二大能源,到2040年全球天然气需求将比现在增长45%。

从整体能源供应结构看,受碳排放政策日趋严格和能源新技术的快速发展的影响,可再生能源的地位持续上升,能源供应持续向更为高效、清洁的多元化方向发展。而传统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逐步降低,无疑将对石油需求与价格带来冲击,这也是OPEC+未来将面临的长期挑战。

本文来源 | 金融时报

— 提示 —

转载上述内容,旨在资讯交流分享,仅供读者参考,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对文中陈述、观点等持中立态度。如需转载交易中心原创内容,请联系后台,感谢!

世界能源格局重塑 “欧佩克+”面临内外双重挑战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