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一家抗病毒药企IPO,博裕红杉云锋加持,市值超150亿港元

乙肝,一种我们谈之色变的疾病,正迎来功能性治愈的曙光。

2021年7月13日,腾盛博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港交所,开盘价21.4港元/股,市值超150亿港元。

相比于港股其他创新药公司,腾盛博药这支标的相对较为稀缺,其管线主要针对以传染性疾病为代表的公共卫生疾病,如乙肝、艾滋病等,技术路径也使用了相对更为先进的siRNA技术。

除了赛道外,值得说道的还有公司豪华的管理团队及投资方。其中,腾盛博药的高管团队被业界称为“航母级别”,短短3年内,就将腾盛博药打造成了公共卫生疾病的龙头企业,戴上了“公共卫生领域第一股”的帽子。

公开资料显示,腾盛博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洪志博士曾在葛兰素史克担任感染性疾病治疗领域的高级副总裁和部门负责人,被认为是GSK在艾滋病和感染性疾病药物研发领域重塑辉煌并取得成功的关键缔造者,其他多位高管也均来自顶级制药巨头吉利德。

IPO前,腾盛博药完成了3轮融资,引进资本包括博裕资本、通和毓承、云锋基金、红杉资本中国、Blue Pool Capital、Arch Venture Partners、景顺发展市场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清池资本、高瓴等。

7260万中国乙肝患者的福音:功能性治愈疗法已进入临床阶段

中国是乙肝大国,但至今,HBV感染的诊断及治疗比率相对较低仍是事实。

招股书显示,2019年,中国感染HBV的总人数达7260万人。也就是说,大约每14个人中就有1名乙肝病毒携带者。

而在诊断患者中,中国的诊断率及治疗率分别为22.0%与24.6%,这两项数据低水平的原因是,在疾病进展到不可治愈的肝脏疾病之前,症状通常不会清晰显现。

这并不意味着由乙肝引起的更严重的肝脏疾病发病率较低。恰恰相反,在中国,HBV感染引起的原发性肝癌和肝硬化患者比例分别为80%和60%。据估计,每年有90万人死于慢性乙型肝炎并发症。

更可怕的是,感染HBV患者主要是年轻人,尤其是30-50岁的人群,他们构成了中国社会的主要劳动力。

可截至目前,在中国或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尚无治疗HBV的高度有效的疗法。虽然存在疫苗或其他可用疗法,但并没有彻底治愈HBV感染的方案。加之,HBV感染患者往往遭遇与疾病相关的社会不公正待遇,一款可治愈乙肝病毒感染的疗法成为了大多数患者的渴望。

针对HBV,腾盛博药的创新疗法为患者们带来了治愈的希望。根据招股书,腾盛博药的核心产品BRII-179及BRII-835均已进入临床实验阶段。BRII-179/BRII-835组合代表着公司在开发HBV感染功能性治愈药物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siRNA,即小干扰RNA,是一类双链RNA分子,理论上可抑制或沉默其互补基因的表达,从源头阻止疾病的发生。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腾盛博药为首家于亚太国家启动2期临床研究,研究治疗性疫苗及HBV功能性治愈siRNA联合疗法的公司。

提到乙肝功能性治愈的实现周期,洪志博士曾在今年的一次采访中直言,现在还有很多未知数。“但我希望未来5年里,能上市一些比较好的乙肝产品。最好第一步把治愈率提高到30%-50%,以后再慢慢提高。未来10年里,可能会找到一个比较好的联合疗法,可能达到90%甚至更高的治愈率,我觉得是比较可观的。”

“引进+自研”模式双轮驱动,在研产品管线超10款

定位于公共卫生疾病治疗的腾盛博药当然不只有HBV这一项适应症,其产品适应症还包括了HIV、COVID-19、多重耐药性革兰阴性菌感染、多重耐药肺结核以及中枢神经系统疾病领域的产后抑郁症及抑郁症等。

目前,针对这几大适应症,腾盛博药已建立了由10多个创新候选产品组成的管线,涵盖临床前到临床阶段项目。

关于HIV,腾盛博药正在开发BRII-778及BRII-732,作为每星期一片的联合疗法,其将为HIV患者提供用药间隔更长、便捷及无创的维持疗法。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5年-2019年期间,在中国,HIV患者数量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0.4%,远比全球数字增长迅速。预计2034年,中国将有超250万人感染。

而已有研究表明,HIV患者偏爱长效药物,而非静脉注射和其他类型的治疗。因此,口服长效抗病毒药的上市有望在投入市场后带动市场增长。

在COVID-19适应症上,腾盛博药所研产品的亮点在于“鸡尾酒疗法”,即由公司与深圳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单克隆抗体BRII-196与BRII-198联合疗法。目前,这两个项目已进入三期临床实验。

据悉,这个双抗体“鸡尾酒”组合方案保持了对目前全球主要新冠病毒变异株的中和活性。腾盛博药也是全球及中国为数不多的研发COVID-19鸡尾酒抗体的生物技术公司之一。

3年时间,超10家产品管线,如此高效的创新产品进展得益于腾盛博药“引进+自研”双轮驱动的研发模式。根据招股书,公司有权对其授权合作伙伴的最多5个额外创新项目进行授权引进。腾盛博药的合作伙伴包括VBIVaccines、VirBiotechnology、Qpex Biopharma、An2Therapeutics等。

不过,虽然公司产品管线丰富,但目前仍未有一款产品进入商业化销售阶段。2019年与2020年,公司年内亏损分别为5.21亿元、12.83亿元;综合开支分别为5.35亿元及11.731亿元,其中研发开支分别达8378万元、8.76亿元。

博裕、红杉、云锋等加持,股东背景豪华

把腾盛博药称为“明星项目”一点都不过分,自公司成立以来,就数次得到知名机构的加持,包括博裕资本、通和毓承、云锋基金、红杉资本中国、Blue Pool Capital、Arch Venture Partners、景顺发展市场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清池资本、高瓴等。

需要指出的是,通和毓承由通和资本和毓承资本合并组成,是一个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基金。通和资本成立于2012年,由原富达亚洲成长基金合伙人、医疗健康领域资深投资人陈连勇博士创立,毓承资本则由成立于2011年的原药明康德风险投资部门独立而来。

换句话说,站在腾盛博药背后的,还有国内医药行业的巨头“药明系”。另外,Blue Pool Capital成立于2014年,是蔡崇信的家族办公室。

腾盛博药的投资阵容如此豪华,除了赛道本身刚需领先的原因外,更是离不开创始人洪志博士的顶级行业背景。在成立腾盛博药之前,洪志博士在葛兰素史克(GSK)担任感染性疾病治疗领域的高级副总裁和部门负责人,曾在北京创建了葛兰素史克传染病和公共卫生研究所,是HIV研发领域的世界顶尖科学家之一。

对于创业初衷,洪志博士曾在采访中透露,“我都到了生命的后半程了,所以还是想任性一次,算是不忘初心吧,希望在有生之年帮助中国加速引进几个好药。不用受制于大公司项目推进效率及投资重点分配的考虑,腾盛博药只有一个重点,就是百分百面对中国。”

提到对腾盛博药的投资,云锋基金透露,团队当时也有纠结,包括公司是否能顺利发展,小核酸技术能否被顺利验证,是否能真正治疗乙肝等等。毕竟乙肝是个顽疾,是很难功能性治愈的一种疾病。

但最终,云锋基金还是选择相信公司。“首先这确实是一个有刚性需求的市场,而且腾盛博药选择的是我们认为在科学上make sense的小核酸抗乙肝方式。最重要的是,洪志博士是一位在传染病领域非常有经验,而且有热情的创始人,在聊起对公司的定位和规划时,他一直强调腾盛博药是一家定位于首创创新疗法的公司,他的想法是把siRNA这样的创新型技术引进到中国。”

IPO前,博裕资本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8.53%;通和毓承与ARCH分别持股17.80%;红杉持股9.72%,云锋基金持股9.72%,洪志博士持股5.45%;Blue Pool持股3.02%,GIC持股2.18%,高瓴持股0.36%。

刚刚,一家抗病毒药企IPO,博裕红杉云锋加持,市值超150亿港元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