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检察微课堂|仿冒"小黄人"飞行器OS:我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原标题:知产检察微课堂|仿冒"小黄人"飞行器OS:我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案 例

17岁在景区摆摊卖玩具为生,19岁那年,脑子活络的他瞄准儿童玩具手摇陀螺的商机,短短几个月就赚了数百万,甚至还开上了“大奔”。靠着人生的第一桶金,3年后他在广东开办了一个玩具厂。因为经营得不错,厂子规模越来越大,流水线上也有了60多名工人,26岁的罗某俨然一副企业家的模样。

然而,这样一个创业“逆袭”的励志故事却在2019年9月戛然而止,因为他找到的所谓“商机”触犯了法律的底线。

日前,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对罗某提起公诉。今天(4月22日),普陀区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罗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为蹭流量

玩具厂老板盯上“小黄人”

2017年《神偷奶爸》《小黄人大眼萌》等电影在国内热播,那会儿在孩子们中,如果谁能拥有和电影里小黄人的同款玩具,就能成为孩子群中的“C位”。身为玩具厂老板的罗某,动起了歪脑筋:玩具厂如果“赶个时髦”,仿制一批“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一定能赚上一大笔。

面对小黄人的版权问题,罗某始终抱有侥幸心理,他认为,抓盗版不容易,版权公司不一定会找上他。

知产检察微课堂|仿冒

为此,罗某在广东汕头租赁了厂房,雇佣了生产工人,还专门找人制作“小黄人”“小飞仙”模具,设了两条生产线,开足马力大量生产“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

就这样,第一批飞行器历经电路板制作、塑料模具组装、飞行桨叶安装等多个步骤后,打包出厂,流向市场。

大量销售

为侵权产品配备完整产销链

在经营中罗某发现,将成品包装完成后,送往浙江销售的运输成本较高。为降低犯罪成本,扩大侵权产品的销售渠道,罗某安排他父亲等人,在浙江东阳租赁厂房,用于包装“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及对外供货。

同时,罗某还先后勾结同乡罗A、罗B、罗C等人在浙江义乌某商贸城租赁摊位,销售罗某生产的“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此外,罗某还雇佣李某等人通过电商平台将其生产的“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大量销往全国各地。

以罗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涵盖了组织生产、仓储物流、中转包装、线上线下销售等环节,形成了一条广东生产、浙江东阳包装,最后通过义乌市场、电商销售等完整的产业链条。

不思悔改

被工商查处后仍继续生产

纸是包不住火的,大量粗制滥造的儿童玩具通过市场流向消费者手中。2018年,广东汕头、浙江东阳工商管理部门都对罗某进行了行政处罚,并扣押了一批侵权“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小黄人的权利人也在浙江杭州对罗某提起了民事诉讼,2019年,法院判决罗某停止侵权,并赔偿权利人人民币30万元。

然而,被贪婪蒙蔽了双眼的罗某,在受到惩处后,不仅不思悔改,反而为逃避查处,在工厂外租赁仓库用来转移藏匿“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半成品及生产原料,并物色了挂名法人。

“小黄人”飞行器真假对比图

知产检察微课堂|仿冒

改头换面最终难逃法网

2019年9月18日,公安机关在罗某的工厂和东阳仓库内,查获“小黄人”飞行器玩具2.8万余个,“小飞仙”飞行器玩具3千余个。

一同查扣的还有销售单据,经司法会计鉴定,最终认定被告人罗某生产“小黄人”“小飞仙”飞行器玩具,非法经营额共计人民币340余万元。

你们生产的“小黄人”和“小飞仙”原材料具有安全性吗?

在飞行时候有没有安全隐患?是否有质监部门检测?

在安全性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你的所作所为可能会给公众带来危险,你都不考虑吗?

面对办案检察官的“灵魂拷问”,

罗某表示他没有考虑过这些。

知产检察微课堂|仿冒

本案中,罗某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他人美术作品,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侵犯著作权罪定罪处罚。罗某17岁摆摊,19岁买奔驰,22岁开厂,本来应该是一个普通人通过自己努力和奋斗发家的励志故事,却因为对知识产权的漠视以悲剧收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像罗某这样靠歪脑筋生财,对法律毫无敬畏之心的,必将被打回原形。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